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婚姻生活

被女同学捏蛋 捏到卵蛋了求饶

来源: 网络 时间: 2018-06-16

  当我跌跌撞撞从宾馆跑出来的时候,看到了一脸无辜的张睿,不由分说,我一个巴掌狠狠的抽了过去,他也没有闪躲。

  我问,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?在短暂奔跑的过程中,我就在一直思考这个问题,其实,我不愿意想,我更愿意告诉自己,这一切都是假象,刚才都是一场梦。

  儿时的梦,多少次,我站在偌大的庭院里,周边的香椿树罩下一大片的阴凉,还有匍匐在脚边的懒猫,突然我发疯一样觉得,斑驳的树杆开始伸出一只毛茸茸的手,泡着大蒜的水缸会变的血红,披头散发的魑魅钻出来,青面獠牙,雪白的墙壁仿佛有了生命,全部在颤动,在发生瘆人的笑,寒意从毛孔里钻出来,湿了后背,我尖叫着醒来,看到母亲在身边,一切就心安。

  现在,我依然这样,在大学里,我害怕一个人的教室、图书馆,僻静小路,我喜欢人多的地方,但前提是大家都保持着自己的姿势,人多是一种场景,一种氛围,而不是人潮汹涌,人际肆意的嚷嚷。

  那样我会感到烦,十二岁我依然帮妈妈缠毛线,把穿旧的毛衣拆开,混合上新的毛线,再次钩织,我在这个过程中常会被断裂的线头接成的疙瘩搅得心烦意乱,干脆,趁母亲转移注意力的时候,岔开,用力,把他们统统分成更小的短头。当然,母亲会狠狠的训斥我一顿。

赞助推荐